点点寒冰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qiche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还遭暴民袭击致死乡干部尊严

2017-03-22 08:55:0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44 次 | 评论 0 条

还遭暴民袭击致死乡干部尊严

------读南康乡干部遭村民袭击死亡血案有感



新闻导读:3月17日上午,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人大主席卓某在做樟坊村民明经国家拆除“空心房”动员工作时遭明经国用镰铲袭击致死。3月18日11时许,犯罪嫌疑人明经国被警方缉拿归案。

三月的赣南,一直阴雨连绵。一位乡干部在做基层工作时遭遇暴民袭击牺牲,无出意外,引发网上“喷子”“键盘侠”又找到攻击“体制”案例,各种负面言论满天飞。施暴者儿子对着记者说出其父无罪的言语,沽名钓誉的刘文华律师提出要对施暴者进行无罪辩护的微博竟然引发网友疯狂点赞,还有诸多网友捐款支持前行。甚至有不少网友说:杀得好!

我无奈的看着网评,心情冷到了极点。为什么基层工作一直得不到理解,基层干部活生生命消失竟然还遭此恶毒毒咒?!

基层干部身处执政一线,他们是中国复杂国情的“亲历者”。中国各项改革任务都要靠基层干部去落实,各种发展目标要靠基层干部去实现。但是,基层干部却享受不了与工作内容相匹配的认可和尊重。

基层干部的困惑:

一、不被群众理解,甚至受到群众非议。群众的维权意识正在不断增强,很多人认为,政府为百姓服务理所应当,而某些事情做不好,群众就要责问干部。甚至居民生活遇到各种不如意,基层干部就经常被当成出气筒。如果基层干部稍有微词,一句“嫌辛苦辞职啊”就会呛的人一佛升天!

二、责大权小、事多钱少没尊严。近年来,取消农业税、乡财县管等政策的实施,使得乡镇财权急剧减少,大多数乡镇只有靠上级的转移支付才能顺利运转。而许多地方将“转移支付”资金的拨付与一票否决联系起来,一位乡镇干部表示,“这让许多基层干部有为了得到转移支付而不得不完成任务的感觉,这当然会使基层干部感到没尊严。”除此之外,乡镇搞发展也面临很多制约,为了获取资金支持,乡镇干部不得不看很多部门的脸色,而许多部门故意制造困难、吃拿卡要。一位基层干部说,“我们办这些事又不是为了自己,如果这些部门不改变工作作风,那么就不仅仅是伤害我们尊严的事了,这会让我们失去为基层干事创业的动力。”一乡党委书记说,他要签订计划生育、安全生产、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等等许多责任状,哪一项落实不好都要被一票否决,“感觉自己疲于应付各种上级布置的任务,领导说啥就要干啥,没有商量的余地,落实不好还要挨批评。”

三、到条条部门办事太难。一位乡镇干部说:“我宁愿到县里哪个局当虚职,也不想在乡镇当实职。乡镇里再大的干部也只有落实的份,而县里某个局随随便便就发号施令”。某县组织部副部长说,“这些年来,往乡里调派干部越来越难,很多人不愿到乡里工作,与之相反,乡里干部请求调回县里的越来越多,而据我了解,这不是我们县独有的情况。”

四、工作辛苦、待遇微薄、升迁无望。乡镇发展空间小、工资待遇低,使很多基层干部产生了较重的自卑感。一位基层干部说,“如果我们工作清闲,那么工资拿得少也无可厚非。可大家都知道,我们干的工作最多,可偏偏挣得最少,这让我们感觉很没尊严。”许多基层干部坦言,一辈子只能处在官员序列最底层,承受最大的压力,这让他们感到很不公平。

五、维稳任务繁重受“夹板气”。乡镇干部普遍反映:现在维稳任务太多,上级领导说维稳是硬任务,对于上访群众要“谁家的孩子谁领回”,可以说信访是上级最为看重的一票否决指标,基层干部的大量精力都耗费在了维稳上。然而很多问题不是乡镇一级能解决得了的,为了“零上访”的指标,有时候只能是硬着头皮上,想办法去围追劝阻上访者,一位负责信访的乡镇干部说:“一方面有上面的硬任务,一方面是老百姓的怨气,我们是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尊严何在?”

六、屡屡成为媒体关注的负面焦点。有乡镇干部说,“看现在的新闻报道好像我们基层干部的形象就是本事不大、脾气很大,就是慵懒散,就是饱食终日,甚至都是贪官污吏、横行乡里。现在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职业时,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乡镇干部。”

回到新闻本身的话题,根据《土地管理法》,“空心房”是一户多宅的闲置房,“空心房”不仅影响村容村貌,还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开展大力整治“空心房”,利国利民,得到了广大群众的大力支持和拥护。

牺牲的这位干部非常敬业。下雨天还能带着村干部去农户家做群众工作,没有采取召开驻村乡干部和村组干部开个会部署后走人的官僚主义做法,足以见其作风之实。在如今法治社会日益完善的今天,原有的那种粗暴简单的工作方式已经早就摒弃。对于没有执法权的基层政府组织,诸多繁杂的基层工作只能依靠基层干部一遍又一遍地上户进行法律政策宣讲与劝说。相信牺牲的这位干部也是按这样的思路和步骤去工作的。而施暴者的行为则属于严重的暴力犯罪,与正当防卫无丝毫关系。《刑法》第二十条明确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本案例中,牺牲的干部是按政策规定开展工作,绝不是实施“不法侵害”,且干部还在上户做宣讲工作,没有带大队人马没有带工程机械去拆,不是“正在进行不法侵害”,退一万步讲,如果是一个懂法懂理的农民,拆错了可以起诉可以上访,无论如何,不应该对赤手空拳的干部行凶的,他的行为,是不折不扣的暴力犯罪。

一个血案,两个家庭的苦痛。法治,应该是所有人生命权的保证。我希望明经国包括辩护权在内的合法权益能得到保护,能依法得到文明、公正的审判,我更希望广大人民能理解基层干部的工作艰辛,不做手抓“人血馒头”在一边为施暴者叫好的围观群众。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我和“小马云”没半毛关系      下一篇 >> 人民的名义剧中三个“凤凰男”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点点寒冰

新浪网签约首席视频制作人,新浪拍客联盟江西拍客营总负责,荣膺中国首届十大拍客。拍摄的视频以关注弱势群体为主线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